Hc8db p3KucS

From Darkcoin Wiki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3a2q0好文筆的小说 九星霸體訣 ptt- 第七百九十章 曼珠沙华露 -p3KucS
[1]

小說 - 九星霸體訣 - 九星霸体诀
第七百九十章 曼珠沙华露-p3
但是人没有不怕死的,他们表现出的勇悍,都是用来给别人看的,当死亡真正降临他们头上时,他们跟凡人没什么区别。
这把大刀是一把上品法器,是在之前那位三品天行者的空间戒指中找到的,大小跟血饮相仿,虽然重量略轻,但这是龙尘除了血饮之外,最顺手的兵器了。
他想起了第一次参加正邪大战,那些跟随他,冲入邪道大军的稚嫩面孔,他们大多数都没能活下来。
他们是原住民,对于这些入侵者来说,他们是敌人,这种血腥的杀戮,已经存在了无数年,双方的仇恨,根本无法化解,他从未想过龙尘会放过他们,甚至他觉得龙尘,可能比那五个家伙,更加阴险。
如今几年过去了,他一直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心境,可是当看到这一对少年男女,当初凤鸣帝国的一幕幕在脑海之中运转,不由得心中多了许多感慨。
“大家都挺忙的,你们是要我动手,还是自己动手?”龙尘把大刀往肩膀上一扛,懒洋洋的道。
“你们知道么?你们屠杀的那些凡人,他们也有父母兄弟,也有心中挚爱,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,明知道会死,依旧义无反顾地冲向你们的屠刀。
岁月催人老,虽然龙尘如今已经十九岁了,算算日子,从凤鸣帝国离开已经整整三年了,但是这三年,他经历了太多太多,面相依旧年轻,但是心,已经饱经风霜,再也没有少年人的那种情怀了,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。
邪道高层在他们进入万古路之前,就叮嘱过他们,二品天行者以下的弟子,见到龙尘能跑就跑,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机会。
邪道弟子的功法、战技和武器,基本都跟杀戮有关,他们刚开始修行,就是用弟子间的自相残杀,来选出精英,考核很简单,活下来的弟子,就是精英。
只有三品天行者,跟龙尘才有一战之力,想要稳胜,只有血幽可以办到,所以击杀龙尘的任务,就落在血幽身上,其他三品天行者,都不被看好。
那个时候,你们可曾想过今天?当你们把无辜人的鲜血和灵魂,去祭炼你们的武器时,你们可曾想过今天。
“你……不杀我们吗?”那个少年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龙尘,那个少女却颤颤巍巍的开口道。
“如果猜得没错,应该是一个辟海境强者,冲击铸台时,因为灵魂之力不够,强行凝聚仙台,导致失败,结果灵魂撕裂了吧”龙尘道。
“不要……”
“有事?”龙尘回头道。
既然你们漠视生命,你们就应该漠视自己的生命,如今他们展现出对生命的眷恋,却让龙尘更加愤怒。
“没错,我们族中有人冲击铸台境,结果失败,导致灵魂撕裂,每日饱受灵魂之苦,求大哥你帮帮我们吧”那少女好像没什么心机,不等那少年阻止,就直接开口说了出来。
“说重点”龙尘直接打断道。
女神的全職保鏢 夜小郎
“别这么墨迹啊,你们每个人手上杀的强者,都已成千上万,刚开始修行的时候,屠杀无辜的凡人,更是不计其数,怎么到你们了,就这么舍不得呢?”龙尘不屑的道。
“我没有杀你们的理由”龙尘摇摇头道。
“不要”那少女一声惊叫。
“怎么证明?”那少年一呆。
可见邪道对龙尘的重视程度,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被誉为近代里,对邪道威胁最大的天才。
“大家都挺忙的,你们是要我动手,还是自己动手?”龙尘把大刀往肩膀上一扛,懒洋洋的道。
“如果猜得没错,应该是一个辟海境强者,冲击铸台时,因为灵魂之力不够,强行凝聚仙台,导致失败,结果灵魂撕裂了吧”龙尘道。
“大家都挺忙的,你们是要我动手,还是自己动手?”龙尘把大刀往肩膀上一扛,懒洋洋的道。
“如果猜得没错,应该是一个辟海境强者,冲击铸台时,因为灵魂之力不够,强行凝聚仙台,导致失败,结果灵魂撕裂了吧”龙尘道。
“既然如此眷恋生命,为什么屠杀别人的时候,你们可以如此冷漠和不屑?”
虽然龙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,但是与水无痕和欧阳秋雨交流时,他讨教过不少关于修炼等级的知识,故而猜出。
“我不信,你一定有什么阴谋”那少年看着龙尘十分怀疑的道。
龙尘走到那少年的身边,大手拍了一下那少年的肩膀道:“小子不错,够爷们,有我年轻时的风范。”
如今强大如龙尘,以杀意锁定他们,他们连一丝一毫的逃生希望都没有,可是就算如此,他们一样如此留恋生命,哪怕多活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是好事。
“我不信,你一定有什么阴谋”那少年看着龙尘十分怀疑的道。
龙尘手中长刀一挥,恐怖的刀锋,切过虚空,带着一道硕大无比的刀影,呼啸而过,气浪吞天。
他们是原住民,对于这些入侵者来说,他们是敌人,这种血腥的杀戮,已经存在了无数年,双方的仇恨,根本无法化解,他从未想过龙尘会放过他们,甚至他觉得龙尘,可能比那五个家伙,更加阴险。
他想起了第一次参加正邪大战,那些跟随他,冲入邪道大军的稚嫩面孔,他们大多数都没能活下来。
那四个天行者,脸色苍白,龙尘被列为邪道绝杀榜第一的人物,在整个邪道,几乎无人不知。
“我不信,你一定有什么阴谋”那少年看着龙尘十分怀疑的道。
“啪”
只有三品天行者,跟龙尘才有一战之力,想要稳胜,只有血幽可以办到,所以击杀龙尘的任务,就落在血幽身上,其他三品天行者,都不被看好。
“不要……”
那少年犹豫了一下,然后一咬牙道:“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”
“我没有杀你们的理由”龙尘摇摇头道。
“大家都挺忙的,你们是要我动手,还是自己动手?”龙尘把大刀往肩膀上一扛,懒洋洋的道。
他们是原住民,对于这些入侵者来说,他们是敌人,这种血腥的杀戮,已经存在了无数年,双方的仇恨,根本无法化解,他从未想过龙尘会放过他们,甚至他觉得龙尘,可能比那五个家伙,更加阴险。
他们是原住民,对于这些入侵者来说,他们是敌人,这种血腥的杀戮,已经存在了无数年,双方的仇恨,根本无法化解,他从未想过龙尘会放过他们,甚至他觉得龙尘,可能比那五个家伙,更加阴险。
龙尘肩膀上的大刀一抖,摆出一副要砍人的架势道:“杀了你们,然后你们就会相信,我确实没有什么阴谋”
对于邪道强者,龙尘的原则就是见一个杀一个,见两个杀一双,没有任何的负罪感。
“死吧”
但是人没有不怕死的,他们表现出的勇悍,都是用来给别人看的,当死亡真正降临他们头上时,他们跟凡人没什么区别。
远处的少男少女,不禁心中震骇,虽然龙尘的杀意,没有锁定他们,但是在恐怖的杀意面前,他们感觉自己就像蝼蚁对抗死神,感觉自己太渺小了。
当你们纵横来去,屠刀挥舞之下,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之时,你们可曾想过今天?”
“说重点”龙尘直接打断道。
一刀将四人斩杀,龙尘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,他不是神,无法改变这些,他只能在乱世洪流之中,努力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不受到伤害。
错误的信仰是一个王八蛋,把整个世界都搞乱了,没有信仰很可怕,但是错误的信仰,更加可怕。
这把大刀是一把上品法器,是在之前那位三品天行者的空间戒指中找到的,大小跟血饮相仿,虽然重量略轻,但这是龙尘除了血饮之外,最顺手的兵器了。
因为他们大多的修行之法,都是跟杀戮有关,长期被灌输了这种思想,脑子都被洗得彻底泯灭了人性,他们就是一群杀戮机器,杀他们不需要任何的愧疚。
“既然如此眷恋生命,为什么屠杀别人的时候,你们可以如此冷漠和不屑?”
邪道高层在他们进入万古路之前,就叮嘱过他们,二品天行者以下的弟子,见到龙尘能跑就跑,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机会。
虽然杀人无数,那是取别人的性命,看别人挣扎,欣赏别人的绝望,但是当这一切降临到他们的头上,他们一样会惊慌、恐惧和不甘。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那少年和少女都大吃一惊。
“别这么墨迹啊,你们每个人手上杀的强者,都已成千上万,刚开始修行的时候,屠杀无辜的凡人,更是不计其数,怎么到你们了,就这么舍不得呢?”龙尘不屑的道。
四声爆响,四个人被龙尘一刀斩碎,血雾漫天,这一刀不光力量震天,更包含了龙尘心中无比的怒意。
一刀将四人斩杀,龙尘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,他不是神,无法改变这些,他只能在乱世洪流之中,努力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不受到伤害。
虽然杀人无数,那是取别人的性命,看别人挣扎,欣赏别人的绝望,但是当这一切降临到他们的头上,他们一样会惊慌、恐惧和不甘。
“不要……”